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 沉吟至今
« 中国电信屏蔽Google的若干服务建立自定义的WordPress数据库错误页面 »

很好很强大,很黄很暴力

  CCTV的新闻联播在2007年12月27日播出一段抨击不良网络视听节目的报道,其中采访了一个北京某学校的女学生,这个女孩子语出惊人,面不改色地对这CCTV的话筒说道:“上次我查资料,忽然蹦出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马上把它给关了”于是乎,有一个女生不经意地在中国的网络上一举成名,“很黄很暴力”成了一句流行语,代替了“很好很强大”,以极其迅猛的速度在整个互联网快速传播开来,成为2008年最火爆的一句短语。

  在这里我不得不指出张殊凡同学的两个错误:

  一、小孩子不应该说假话,很黄很暴力的页面在中国国内是不存在的,以前存在的也全都被关闭了,现实中很难找到那样的视频。目前的网络环境,不黄也不暴力的网站都一个一个的打不开了,昨天不是还在说“电信搞Google”的事情吗。

  二、做人不能太CCTV了,为了某些利益集团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去充当马前先锋并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我觉得张殊凡是即可恨、又可怜,看到目前网络上对她铺天盖地的恶搞,我甚至有些同情她,因为她这种人已经沦为了一个奴隶。

  我这么说一个小女孩可能不近人情,但是我不愿意姑息和纵容现在的孩子从小就说这样不负责任的假话。为什么中国那么多人在说假话,从前年的汉芯事件到去年的华南虎事件,因为现在说假话成本太低,说假话的人也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反而可能得到种种好处,例如国家审批的项目资金,或者上CCTV出名,现在连十多岁的孩子也面不改色的说起了假话,这社会还有救吗?

  背景新闻:2008网络流行语“很黄很暴力”

  2007年12月27日,CCTV播出一则新闻《净化网络视听环境迫在眉睫》,报道中提到,截至目前,我国提供视听节目服务的网站已达6万多家,在传播健康思想文化的同时,一些低俗不健康的内容也在蔓延。央视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学生张殊凡,张殊凡在镜头里说:“上次我查资料,突然蹦出一个窗口,很黄很暴力,我赶快给关了。”短短几秒钟的出镜,只因一句“很黄很暴力”,就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随后大量的网友对这个小女孩进行了恶搞,融入漫画表达一些看法,关于张殊凡同学的视频、张殊凡吧、图片一夜成灾,许多帖子恶搞“很黄很暴力”,还有人制作了色情漫画图来影射张殊凡,甚至有人公布了张的履历等私人资料。“很黄很暴力”迅速成为网络调侃语。

很好很强大,很黄很暴力

  参考新闻:来自CCTV.com的新闻(新闻联播12月27日播出):

  近年来互联网越来越多地走进人们的生活,网络视听节目已成为一种重要的文化资源,但是随着一些不良网络视听节目的出现。有关人士呼吁,净化网络环境迫在眉睫。

  据广电总局信息网络视听节目监管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我国提供视听节目服务的网站已达到6万多家,在传播健康思想文化的同时,一些低俗不健康的内容也在蔓延。主要问题有:淫秽色情节目泛滥;暴力视频日渐增长;恶搞泛滥等等。

  北京市学生张××:上次我查资料,突然蹦出一个窗口,很黄很暴力,我马上给关了。

  这些不良视听节目严重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据有关资料显示,近三年来受不良网络视听节目影响导致青少年犯罪的比例已占到青少年犯罪的30%。

  学生家长刘家莉:我们特别希望国家的法律法规能够更加完善。

  有关教育专家也呼吁,广大群众的强烈愿望,是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迫切需要,要从制度上最大限度降低不良网络视听节目和有害内容对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同时积极为青少年提供品位高雅、丰富多彩的民族网络文化品牌。

  官方回应:

  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针对上述事件表示,对网络“恶搞”的行为,也需要做一些法律上的区别和界定。他表示,有一些“恶搞”行为属于娱乐性的,而且当事人彼此都不介意,也不一定要深追究责任。但是对作品的使用量如果过大,也没有经过许可,或者,恶搞或者搞笑的内容对当事人的名誉、对当事人的人身产生了负面作用,这样的行为是不提倡的,如果权利人主张权利,需要通过法律程序。这是一种民事行为,需要由法院界定他是否需要承担责任。

  网络上各界评论:

  麦田:“很黄,很暴力”背后的猫扑文化

  Nings:很黄很暴力的十个网站

  王小峰:是谁很黄,很暴力?

  南方都市报:对不起小姑娘,这个世界很黄很暴力

  人民日报社论:“恶搞事件”警示什么



  除非注明,月光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发表评论:

订阅博客

  • 订阅我的博客:订阅我的博客
  • 关注新浪微博:关注新浪微博
  • 关注我的推特:关注我的推特
  • 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 通过QQ邮件订阅

站内搜索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